客服热线 :400-820-2058
  • 转型时期我国产业园区的发展困境

  • 801
  • 行业新闻
  • 2017年09月13日
  • 来源:http://www.kufangwuyou.com/
  • 分享到>

内容摘要

面临发展环境和体系体例的转型,我国工业园区的发展普遍存在园区定位不清、区内工业联系关系度不高、工业集聚效应不强、园区规划未能有效引领园区聪明发展、园区不能自我造血轮回等困境。

           面临发展环境和体系体例的转型,我国工业园区的发展普遍存在园区定位不清、区内工业联系关系度不高、工业集聚效应不强、园区规划未能有效引领园区聪明发展、园区不能自我造血轮回等困境。  
         1、工业发展定位不清

      工业园区化已经成为我国工业发展的大趋势,但工业进园仅仅解决了工业集中或集聚的题目,对园区的定位盲目仿效甚至复制海内外成功园区的模式,重引进园区的投资,轻园区的规划治理,缺乏对园区功能的系统研究,导致工业园区的定位不清楚。大多数园区没有明确的主导工业,工业体系雷同、规模小、重复建设多、水平低、立异能力弱、消化吸收能力不强,专业分工不明确,工业体系中主导工业门类太多,范围太广,缺乏因地制宜的工业定位,不利于资源的集中配置,凸显不了主导工业的主导作用,从而不能形成区域的核心竞争力。

      2、工业联系关系度不高,集聚不足

      工业园区不是简朴的企业堆积,而是要形成具有极强竞争力的工业链,在这个链条中企业只从事某一工业或相关工业的出产和服务,成员之间有广泛的劳动分工和紧密的、基于长远关系的合作,并由此构成了工业生态系统。我国多数现有工业园区的工业链条短,延伸不足,缺乏终端产品,链内结构单一,链条之间缺乏联系关系性[5]。部门园区试图强制进行不天然的联合,或将区域发展看作一种纯技术的建构,臆想通过技术专家的分析,找生工业链缺失的环节来想法补救,同时各种技术、金融和信息中介服务机构也比较缺失。

      园区经济的价值在于工业集群,工业集群的公道性在于它有效降低了各种交易本钱。发展工业园区经济具有“马太效应”,一旦园区经济走上正轨,整个工业链建设完成,它就能够源源不断地带来更多的企业、资金、人才和商机,只有这样,城市的人望、核心竞争力才会得到晋升,政府也会由于经济发展、税收增加而拥有更大的流动空间。

      然而,现阶段我国集群发展的主流还是建立在低本钱基础上,位于产品价值链微笑曲线中部低附加值区域的工业集群,园区企业间没有形成共生体系。多数工业园区尽管有较高水准且共同的用水、电、热及交通道路等基础举措措施,但同在一个园区内的企业间的关系犹如现代高楼公寓里的邻居,几乎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    3、园区规划缺乏引领气力

      因为园区规划的特殊性,需要在规划的研究与编制过程中,凸起空间的公道高效利用,深入研究园区的工业选择和产品体系,编制系统的工业规划。工业规划是空间规划的条件和基础。园区发展的核心不是厂房、道路、绿地、景观和市政系统等的工程建设,而是如何从当地资源、能源禀赋及经济发展的基础前提出发,构建主导工业、上风工业和特色工业,研究工业链,并从空间和时间两个维度对园区的工业发展作出科学、公道和可操纵性强的工业规划。

      工业规划犹如人的内在涵养,空间规划则犹如人的着衣外表,轻重缓急是显而易见的,但正如好衣服可以增加人的整体表现一样,一个好的空间规划会极大地促进工业规划的实施,反之则会限制或制约工业规划的有效实施。然而,现阶段我国多数园区的规划还普遍存在重外表空间、轻内在工业的倾向,导致园区规划缺乏内在品质,从而不能对园区的整体发展起到引领作用。

      4、园区缺乏自我轮回能力

      发展园区经济的目标是要通过治理工业要素集聚,形成一定规模之后使园区进入以晋升自主立异能力、走内生式发展道路为核心的“二次创业”“多次创业”的阶段。通过晋升工业园区的内生发展能力,全面增强园区自力更生、自我造血、自我发展和自我轮回的能力。

      目前我国多数工业园区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,规模和科技、经济实力均有限,还只能依赖招商引资来集聚出产要素、扩大规模,通过自主立异促进本地企业及工业发展的能力非常有限。园区企业产品的科技含量和装备现代化程度不高,技术开发投入不足,立异能力不强,尚未成为技术立异的主体,因而缺乏自我造血功能,不能形成内生式的自我轮回发展。